“超級瘧疾”席卷東南亞 如何面對瘧原蟲抗藥性考驗-SAKAI BBS 社區
查看: 198|回復: 0

“超級瘧疾”席卷東南亞 如何面對瘧原蟲抗藥性考驗

[複製鏈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懶
    2015-1-3 10:48
  • 簽到天數: 3 天

    [LV.2]偶爾看看I

    51萬

    主題

    51萬

    帖子

    646萬

    積分

    版區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6464864
    發表於 2018-7-18 09:05: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JAV] "超級瘧疾"席卷東南亞 若何面臨瘧原蟲抗藥性考驗

    2017-12-28 08:28:00網易科學人分享

    介入

    “超級瘧疾”席卷東南亞 如何面對瘧原蟲抗藥性考驗

    計較機模擬天生的可以傳佈瘧疾的瘧蚊圖片

    近幾年來,人類越來越有希望完全消滅瘧疾。可是現在,這類悲觀主義卻面臨著新的嚴重應戰。科學家警告稱,一種名為“超級瘧疾”的瘧原蟲正在東南亞地域敏捷分散。假如終極分散至非洲地域,它將激發一場全球性健康危機。青蒿素是臨床上治療瘧疾的首選保舉藥物,可是“超級瘧疾”的瘧原蟲卻對其發生抗藥性。別的假如美國國會經過了削減“總統瘧疾倡議”(President’s Malaria initiative,簡稱PMI)項目44%資金的計劃計劃,這個旨在防備和治療瘧疾的項目將遭到嚴重影響。據猜測,光是“總統瘧疾倡議”經費削減這一項變化便能致使未來四年內因瘧疾而滅亡的人數增加30萬之多。

    瘧疾一向是一個嚴重的全球性公共衛生題目。但在各個“總統瘧疾倡議”幫助的控制項目(包裹分發經過防蚊處置的蚊帳、在室內滯留噴灑殺蟲劑和利用抗瘧藥物等)的盡力之下,因瘧疾而滅亡的人數不竭削減。2015年,全天下範圍內因瘧疾而滅亡人數大致為43.8萬,相比于2013年的58.4萬人有€€€€明顯改良。大部分因瘧疾滅亡的病例(92%)都發生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域。假現執政在東南亞出現的耐藥性瘧疾傳佈至非洲,人們此前的在防備和治療瘧疾範疇獲得的功效能夠會付之東流。

    不幸的是,新耐藥性瘧疾的忽然出現和敏捷傳佈對研討瘧疾防治的科學家而言並不是什麼料想之外的工作€€€€這只不外是歷史又一次重演而已。就似乎害蟲對殺蟲劑會發生抗藥性一樣,瘧原蟲也會對治療藥物發生抗藥性。我們此前見過這類現象的發生,而在瘧疾被完全消滅之前,瘧原蟲也將在此後一次又一次發生新的抗藥性。是以我們應當將瘧疾周期性出現的抗藥性視為一個增加對瘧原蟲本身及其傳佈機制了解和熟悉的好機遇,進而研發出加倍持久有用的防治計劃和新的治療藥物。更重要的是,我們應當大幅增加用于防治瘧疾的資金並對其善加操縱。

    抗藥性瘧原蟲之所以能敏捷分散,罪魁罪魁當屬瘧蚊(叮咬人類時,瘧蚊體內的瘧原蟲可以乘隙進入人體內)和全球化水平的進步(越來越多人乘坐飛機在各大洲之間穿越)。現在人們用來防治瘧疾的首要手段€€€€包括青蒿素結合療法、經過防蚊處置的蚊帳和在室內滯留噴灑殺蟲劑€€€€結果明顯,但瘧疾照舊可以傳佈分散證實我們的防治計劃存在縫隙和缺點。要想填補這些縫隙和缺點,我們要自在不迫的保持好已經獲得的功效並繼續優化計劃。在我看來,應當將建立更加綜合完整的瘧疾防治處理計劃提上日程。

    為了完全消滅瘧疾,我們要實現的方針不是原封不動的。面臨防備治療計劃,瘧原蟲和傳佈瘧疾的蚊子不竭發生改變。這就要求我們在防治理論中緊跟情勢成長,采用多管齊下的戰略匹敵瘧原蟲和瘧蚊。瘧疾橫行的地域應當介入到的防治工作中來,情況衛生工作者和社區醫務職員也應當從農業範疇綜合害蟲防治處理計劃的成功中吸收貴重的經歷。

    瘧疾的傳佈需要三個身份︰作為宿主的人類、作為傳佈前言的瘧蚊和罪魁罪魁瘧原蟲本身。沾染到人類身上之前,瘧原蟲寄生于蚊子體內。今朝,防治瘧疾工作所采用的兩種首要手段也是據此制定︰首先,經過利用經過防蚊處置的蚊帳和在室內滯留噴灑殺蟲劑來削減人類與蚊子之間的打仗;其次,經過對確診病例停止監控和有用治療來控制瘧原蟲在人類之間的傳佈分散。

    今朝,瘧疾防治工作已經獲得了一定的功效。但假如能將現有防治手段與其他學科範疇的防治辦法連繫,我們便有機遇削減現有防治計劃中存在的縫隙,鞭策完全消滅瘧疾奇跡的進步成長。其他防治辦法有很多種,消除蚊子滋生棲息地即是其中之一。作為綜合性傳佈載體治理系統的一部分,消除蚊子滋生棲息地要求當地居民積極介入以提升防治辦法的延續性。為社區醫務職員研發清楚有用簡直診工具是另一種重要的其他防治辦法。此舉能幫助我們增強對瘧疾病人的監控,並對實在施有用的診斷和實時的治療。

    現有首要防治手段與其他防治手段連繫能發揮積極感化,斯里蘭卡即是很好的典範。今朝,該國已經完全消滅瘧疾。雖然大量生齒定期在斯里蘭卡和印度之間往返,該國也履歷了二十年的戰爭和政治動蕩,但斯里蘭卡的抗瘧疾項目照舊很是成功。這要歸功于多維防治形式︰斯里蘭卡實施了有用的蚊蟲控制項目、三管齊下的瘧原蟲監控項目和負責治療瘧疾的“病人治理項目”。我們能否在瘧疾病情嚴重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域展開類似的多維防治形式?這是一個有待考證的題目。不外斯里蘭卡匹敵瘧疾所采用的計劃在非洲均具有可行性,是以科學家以為讓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域效仿斯里蘭卡的遠景一片大好。我們今朝需要的是調和好抗瘧構造之間的關系,獲得政府部分的大力支持和充足的資金,從而確保計劃計劃能順遂展開。削減“總統瘧疾倡議”項目資金的發起只會讓今朝已經使人擔憂的場面變得更糟。美國國會應當重新斟酌這個題目。

    人們擔憂東南亞的“超級瘧疾”瘧原蟲能夠會傳佈至非洲,這不無事理。所以除了要確保在瘧疾爆發地實施綜合性瘧疾防治計劃之外,我們還要增強對行將踏上旅途乘客(特別是那些在非洲和亞洲之間往返的人)的倡議和防治工作。抗藥性瘧原蟲最初都是出現在沒有免疫力的人身上。他們凡是是瘧疾爆發國尚未獲得免疫力(人類在履歷屢次瘧疾爆發後會獲得免疫力)的嬰兒和兒童以及來到疫區的本國成年游客。天下衛生構造和其他介入瘧疾防治的構造應當操縱這個的契機強化現有的標準辦法,同時引入對國際搭客試試瘧疾防備性治療的新行動(比如像防治黃熱病一樣要求人們接管強迫性疫苗接種)。

    研討瘧疾的科研職員應當努力于研發新的防治手段。即使面臨具有抗藥性的“超級瘧疾”,我們也不應沮喪灰心。為了應對“超級瘧疾”帶來的全新應戰,我們能夠需要投入大量時候、精神和用度。但這是值得的,由於我們能在此進程中收獲更多的經歷和常識。不外為了能在可預期的時候里完全消滅瘧疾,我們必須從曩昔數十年里瘧疾防治手段的豐富功效中吸收經歷,極力阻止“超級瘧疾”傳佈分散,避免國際衛生危機的爆發。我們能夠面臨一場新的抗瘧戰爭,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已經輸掉了和瘧疾匹敵的巨大戰爭。

     

                                                      
    標籤




    上一篇︰100多年前人們對未來的預測已成現實
    下一篇︰“北斗星座”應用新模式瞄準“高精度”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